未分类

《荆棘鸟》是澳大利亚著名女作家考琳麦卡洛的代表作,1977年在美国出版后不久便红遍全球,被称为“澳大利亚的《飘》”。《圣经》与西方文学存在着根深蒂固的关系,是西方文化的起源之一。《荆棘鸟》中的人物关系处处包含着《圣经》的元素,蕴涵着浓厚的基督教思想。本文从分析两代女主人公以及教士拉尔夫的命运入手,探讨《荆棘鸟》中展现基督教中“罪”的思想。  一,基督教中“罪”的思想概述。  基督教里所讲的“罪”是人与上帝的关系,指人顺从自己的私欲,违背上帝的旨意的行为、语言和思想,括原罪以及本罪。原罪在基督教中指的是人类与生俱来的、洗脱不掉的“罪行”。本罪是指那些除原罪以外,在思想、言论和行为上有意违背上帝的意志的罪行。《圣经》中有对原罪的阐述:我是在罪孽里生的。在我母胎的时候,就有了罪。(《圣经诗篇》第51篇)这种原罪的观念是通过《圣经》里对亚当和夏娃的故事的反思而形成的。《创世纪》中记载:上帝创造了亚当和夏娃,让他们居住在衣食无忧的伊甸园里。唯一的要求就是不要吃智慧树上的果子。,亚当和夏娃想像上帝那样有智慧,在蛇的引诱下,偷吃了智慧树上的果子,违背了上帝的意愿。人开始重视自身的价值,对上帝的崇敬逐渐淡化,这种转移就成了“罪”的本源。人类的祖先犯了“原罪”,人类的子孙将继承这“罪”及其恶果。在《创世纪》中神对蛇、女人和亚当进行了审判。毕业论文,人性。“又对女人说:‘我必多多增加你怀胎的苦楚,你生产儿女必多受苦除。你必恋慕你的丈夫,你丈夫必管辖你。’又对亚当说:‘----地必为你的缘故受咒诅,你必终身劳苦----你必汗流满面才得糊口。----你本是尘土,仍要归于尘土。’”《(圣经创世纪》第三章)  二,罪与罚  “罪”是基督教的基本教义之一,很多作品中都有体现。《荆棘鸟》中的两位女主人公和教士拉尔夫继承着人类的罪恶,一生遭受着精神上的惩罚。  (一),追逐爱情的梅吉  在童年时代,拉尔夫给予了梅吉很多的帮助。随着年龄的增长,梅吉对拉尔夫的情感逐渐转化成了爱情。梅吉没有受过太多的教育,“宗教信仰对梅吉来讲,与其说是一种灵性的感受,毋宁说是一堆条文戒律。”。梅吉明白,拉尔夫是教士,依据天主教的教律,教士是不能结婚的。但她还是向拉尔夫表达自己的情感。梅吉对上帝的权威进行了挑战,在父亲帕迪告诉她拉尔夫是不可能放弃宗教信仰和她结婚之后,梅吉依然爱着拉尔夫。毕业论文,人性。此时,梅吉在心灵深处已经开始违背上帝的意愿,开始与上帝反抗,上帝惩罚也由此开始。  梅吉无法得到拉尔夫,为了实现自己的梦想嫁给了与拉尔夫长相十分相似的卢克。但卢克并不是真心爱她,梅吉嫁给卢克后生活也很困苦,在生女儿朱丝婷时遭遇难产。这不禁让人想起上帝把亚当和夏娃赶出伊甸园时对女人的惩罚。如果说在此之前,梅吉对上帝的抗争只是处于无意识的状态,她与上帝争夺拉尔夫的实际行动始于在麦特劳克岛上度假的日子。梅吉开始质疑上帝,“除了从我身边夺走拉尔夫,上帝为我做过些什么呢?”“我不明白你有什么可值得热爱。”麦特劳克岛如同伊甸园,在梅吉的“诱惑”下,拉尔夫偷吃了“禁果”,梅吉从上帝那里偷来了儿子戴恩。梅吉自认为她是成功的,得不到拉尔夫,却可以得到他的儿子做为补偿。事实却并非如此,戴恩只是梅吉有一个痛苦的开始,是上帝对梅吉的又一个致命的惩罚。毕业论文,人性。尽管戴恩受到很多宠爱,但他却对世俗的一切不感兴趣,他唯一的愿望就是做一名教士。梅吉只好把从上帝那偷来的戴恩又还了回去。而上帝的惩罚似乎还未到尽头,戴恩为了救人而丧生于大海。梅吉没有得到拉尔夫,又失去了戴恩。梅吉因罪而受到上帝的惩罚是不可避免的。  (二),内心挣扎的拉尔夫  拉尔夫是一个虔诚的天主教教徒。“教士的心境不受红尘俗物的干扰----没有对女人的爱欲,没有对金钱的迷恋,也没有因为要听命于他人而于心不甘”。然而,魔鬼的诱惑总是要比上帝的感召来的更加强烈。拉尔夫希望成为一个完美的教士,事实上是事与愿违,他摆脱不掉人性的束缚,违背了对上帝的誓言,一生遭受着心灵上的惩罚。  在二十世纪的西方社会,人们对宗教信仰的虔诚转化为对金钱与权力的渴求,在这部作品中拉尔夫也不例外。为了成为红衣主教,拉尔夫不得不忍受玛丽卡森的刁难。拉尔夫依然而十分忠诚于上帝,但灵魂已与上帝拉开距离。拉尔夫与梅吉之间的爱情是对上帝最终的背叛。  拉尔夫在最初见到梅吉时就对她产生了感情,但是他对这种感情开始还是处于自我克制的状态。而自我克制对拉尔夫来说也是痛苦和折磨,是一种惩罚。梅吉主动向拉尔夫表达自己的情感,拉尔夫却忍受着内心巨大的痛苦拒绝了她。拉尔夫离开了德罗海达,为了自己对上帝的誓言更是为了自己的前途。然而对上帝的虔诚最终败给了人性的本能。拉尔夫无法真正放弃对梅吉的感情,在麦特劳克岛上,拉尔夫的灵魂与肉体都背叛了上帝。这也使他明白“我是一个男人,永远成不了神。生活在人世间去追求神性,这不过是一种幻觉。”“仁慈的上帝啊,----我有时觉得我爱她胜过爱你。这是你惩罚的一部分。”拉尔夫挣扎信仰和人性的自由之间,并且为此痛苦一生。尽管拉尔夫最终成了红衣主教,但付出了惨痛的代价。他永远不可能和梅吉长相厮守,儿子戴恩年纪轻轻便溺水身亡。当拉尔夫在戴恩死后得知他是自己的儿子时,自己的生命也从此结束。“在最后这一刻,他忘掉了梅吉。”(第637页)拉尔夫生命的完结是对上帝的惩罚也是对自己的救赎。  三,结语  宗教在西方社会有着深厚的历史和文化积淀,已经深入到西方社会各个方面。人们在宗教里寻求灵魂的寄托,以宗教教义来指导自己的行为。人是不能违抗上帝的意志,人是有罪的,要受到上帝的惩罚,要对自己进行救赎。考琳麦卡洛的《荆棘鸟》是对基督教“罪”的思想的继承,菲奥娜、梅吉和拉尔夫无不为自己的罪而受到惩罚。但宗教的影响具有双重性,随着人们对人性的认识的不断加深,人们开始意识到宗教教义的负面作用。这部小说对天主教的禁欲思想在一定程度了进行了批判,指出人永远摆脱不了人性的束缚并且屈从于内心的呼唤。毕业论文,人性。小说中的主人公为了追寻自己的爱情幸福,违背了当时社会的世俗观念和主流意识形态,这才是罪的根源。

2014-11-5 364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