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位置:首页 » 长篇连载 »

【连载】《上了大学才知道》第10章-午夜悄悄话(下)包皮的落寞

作者:失落的羊 ⁄ 时间:2015年04月27日 ⁄ 分类: 长篇连载 评论:0  

    自从上次晒蛋蛋事件之后,木瓜接连取笑了我两个星期才罢休。作为封口费,我又给木瓜介绍了两个良家妇女,结果还是竹篮打水一场空。
   
   木瓜是个讲信用的人,替我一直保守着这个秘密。为了表示对木瓜的感谢,我一直在寻找机会报答他一下,就这样子,我等来了一个机会。
   
   有天晚上,我到处找我擦脚布,未遂。于是我就到木瓜床上找,每次只要我找不到的东西,肯定能在木瓜的床上找到。这个家伙每次拿我的脚布当枕巾,我都干煸了他不知道多少次了,他就是记不住。
   
   “妈的,这次给他来个爆炒!!!”
    我一边愤愤的骂着,一边从他的枕头下扯出我的布来。恰好,木瓜进了宿舍。
    “我靠,你有痔疮哇!”
   没有啊。”木瓜狡辩。
   
   “怕个鸟呀!十男九痔。没痔疮你用这玩意干嘛?”我随手扔给他刚刚从他枕头底下扯出来的一盒痔疮膏。
   
   木瓜一看这,立马改了腔调,把我拉到宿舍外面的阳台上。神秘兮兮的问我,“你知道哪里有做那个的?”
   
   “操,你把谁的肚子搞大了?” 把我惊的脱口而出。
   
   “搞个屁呀。我不是说那,我是说---”
    在我的严厉追问下,木瓜像放屁一样呐机了半天,我才明白。

   
    “切,原来是这点事,不说清楚,把我吓得卵都掉了一个。不就是割包皮嘛,有啥害羞的。靠,你都干过了,你还割那玩意干啥?”其实我知道木瓜的情形,故意逗他乐呢。
   
   “我干个鸟呀。我都没有见过那玩意呢。”
   
   “你咋想起来要整那玩意呢?”笑过之后,我问木瓜。
   
   “听广播里面说,那玩意太长了,会有问题的,整不好搞个什么癌出来呐。”
   
   “你那玩意到底有多长啊。来,扯出来让我瞅瞅。”
   
   “去你的!”木瓜把我推开了。
   
   在我答应木瓜陪他去医院并且为他保守秘密时,木瓜感动的是立誓下辈子要为我作牛做马。我说才不要呢,感情下辈子我就是一农民啊?我要牛要马干啥呀!
   
   第二天,趁木瓜撇条(尿尿)的时候,我偷看了一下。啧啧,真的长(音同常)的吓人。确实需要修理一下了。
   
   两天后,木瓜撇着两条大腿,像个鸭子似的朝我挪了过来。回到宿舍,木瓜还在叫唤着,“去他大爷的,还说什么无痛手术,全是鬼话咧。”
   
   “你行了吧。你这是幸运的了。在我们那里,小的时候,看那些少数民族小孩,到9岁的时候,就被父母给捆住拿烧红的铜线喀喳一下绞掉了。事先准备好一个剥好的熟鸡蛋,在小孩张嘴哭的瞬间就塞进嘴里,想哭都哭不出来!”
   
   木瓜以一种疲惫的眼神看着我,想笑又笑不出来,“真的假的?”
  

   木瓜躺在床上,四脚朝天,夏天天热,被子捂着不透气,于是找来一根脱了毛的牙刷,在下身支起了一个小帐篷。
 

   木瓜这么一躺就是三天,为了恪守诺言,逢人有问,我就说木瓜阑尾炎做了手术。
 

  有天,木瓜的两个妹妹听说木瓜生病了,非常关心的跑到宿舍来看他。我说不用来了,我会把她们的问候给捎去的,可是两个妹妹对木瓜兄妹情深,一定要亲往探视。
   
   我拗不过她们,于是随了她们。来到宿舍,对木瓜关怀备至,看得我心里都痒痒的,末了,俩妹子要看看木瓜肚皮上的伤口。此话一出,吓得木瓜脸色大变。我赶忙出来圆场,说是手术刚刚做完,不能见风。这样,俩个妹子才善罢甘休。
   
   我和木瓜保守着着对方的秘密,直到毕业的那天晚上。


本文标签: 写作生活在别处 长篇连载 自传体
上一篇: 【随笔】一个美女支教老师眼中的泰国(十二)
下一篇:【连载】《上了大学才知道》第10章-午夜悄悄话(中)蛋蛋的忧伤
目前有 0 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