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位置:首页 » 长篇连载 »

【连载】《上了大学才知道》第11章-流血事件(上)单枪赤身裸男大战群雄

作者:失落的羊 ⁄ 时间:2015年05月03日 ⁄ 分类: 长篇连载 评论:0

文/失落的羊

 

 

 

     某年某月某日,一切和往常一样,10点半准时全校熄灯,那一刹那,楼道里面总会传来杀猪般的嗥叫,对面女生楼里也传来阵阵好似被轮奸般的尖叫声,遥相呼应。

  我们宿舍这些家伙没有吼的欲望,也许是自诩冰雪聪明的公公早早的点起了蜡烛,停电没有影响到他看色情小说的雅致。
   
   如果宿舍能有片刻的安静,那么一定是大头去茅坑(厕所)拉大便去了。大头从厕所回来,正准备给大伙念他刚刚在厕所做的诗。
   
    诗还没念,门外一片嘈杂声。大头立马打住,开门出去看个究竟。弟兄们也都爬了起来,挤到门口。

   
   片刻,大头从人群里面挤了回来,带回了最新的消息:原来是我们系那些快毕业的师兄和兄弟院系的学生起了冲突。其实毕业生打架的事这是司空见惯了,快毕业了,喝点酒,发泄一下情绪,了结一下个人恩怨,可以理解。
    没想到,原本私人的恩怨,上升到了两个系之间的冲突,而且要命的是不仅仅是毕业生,连我们这些师弟和小师弟们都卷了进去。全校其他院系都是单独的宿舍楼,唯独我们两个院系混合住在这个最大的宿舍楼里面,上千名学生呐。据闻,那次事件几乎蔓延到所有八个楼层,当然了我们宿舍就处在导火索引燃的那个楼层,自然是战事空前激烈,惨不忍睹!
   
   传闻成为导火索的一句话,“我们××系要把你们××系给灭了。”不知道是哪个SB说的了,反正就是借着酒性放出来的这句屁话成了整个事件的导火索。其实,平日里本身临系之间有个磕磕碰碰,疙疙瘩瘩的事情也还不少,但最激烈不过骂几句罢了。真动手的真没几个,不是说大家伙怎么的,只是校规太严,但凡打架学校一律开除,学校每年都有几个典型,所以没有说敢放开打的。像这种群殴,脑子有点蛋白质的都知道,罚不责众,只要不当领头羊,打了白打,换句话说,不打白不打。
   
   所以那些有“杀父夺妻”之仇的,首当其冲,千载难逢的机会,不容错过,新仇旧恨,热血沸腾啊。不一会,楼道里就打成了一片。正在我等犹豫之时,大头已经抄起一个干拖把,杀了出去。那架势,活像个拼命三郎。在我看来,真有点像志愿军,雄纠纠,气昂昂,不过,衣着打扮土了点,赤裸着上身,下身一个紧身三角裤头,丰满的臀部在摇曳的烛光下感觉蛮有质感的。正在我欣赏大头的英姿时,一盆水迎面而来,兄弟几个都尝到了城池失火,殃及池鱼的味道。接着,一些破鞋,袜子什么都飞了过来。


   人最怕热血涌上头,一激动什么事情都能做的出来。兄弟们怒火燃起,抓起什么东西就往外扔什么。什么脸盆,被子,鞋子,袜子,还有内裤,只要能扔的都扔了,幸亏我的显示器重,不然也像大规模杀伤性武器给投了出去,鼠标就可就没那么幸运了。东西扔完了,就是赤膊战,我们也没有什么仇人,所以没有什么固定目标,就在门口,只要是经过的,我们就用脚踹他们的屁股。楼道里面本来灯就暗,再加上学校为了防止学生私自偷电,出了个阴招,降压110V,所以灯等于没有。加之晚上大多赤身裸体,跟大头一样,战袍就是小内裤一个,根本区分不清敌我,反正见了人就往屁股上踹。
   整个楼道里面混乱至极,喊声,叫声,骂声,起哄声,玻璃破碎声,交织在一起。激战了约摸十分钟,战局发生了戏剧性的变化。
   
   原来,学校公安处的校警闻讯赶来,原本想来向学生施淫威的这些校警很快成了学生们攻击的对象。要说起这些校警们,真他妈是人神共诛,其实这些校警原本都是一些地痞流氓,换了一身蓝皮,就他妈的摇身一变,成了校警。整日提着警棍,在学生面前作威作福,耀武扬威,真的碰到了大流氓,操,跑得比刘翔还快。但镇压起做错事的学生来,一个个残忍无比,禽兽不如,传闻早些年就有学生被校警给打死了,学生起来抗议,被镇压了。

    这些孙子们吃喝嫖赌,无所不作,欺负校内那些做小本生意的店铺,跟城管有的一拼,经常调戏有姿色的女生,毒打学生是家常便饭。大头是身有体会,有次大头和他妹子在湖边的山上做那事,被逮了个正着,就被保安队长带回办公室踢了几脚,虽说后来大头找人摆平了这件事,但是被打的这口气一直憋着,原本指望到毕业时再了断,这回可是个绝好的机会。
   
   因此,这次大头又当了一会先锋。原本和校警的推推搡搡很快变成了一场恶斗。无奈,学生们愤怒的力量太强大了,校警们的警棍还没有落到学生身上,啤酒瓶子已经在那些孙子头上开了花,大头手上拿着之前已经打断的半截拖把,对着保安队长的头就下猛料。学生们把七八个校警围在了楼道一端,一阵猛掏,打的是鬼哭狼嚎,血流成河。其余的学生在旁边加油呐喊助威,我估计那几个校警可能早都吓得屎尿横流了。
   
   很快,宿舍楼的等再次全部亮起,学校和院系的领导都到了现场,在领导们的规劝下,学生们才一个个回到自己的宿舍,不久,110也到了现场。后来听说,原本学生自己内部冲突时,已经有人打了110,结果被学校给挡了回去,说是小事情,可以自己处理。谁料闹大了,再打110,结果事情完了110才到。不知道是不是事实,反正等110的警察来得时候,已经打完了,学生们基本上回到自己宿舍了,要找打人凶手,谈何容易。最后看也没有打死人,也就不了了之了。
   
   大头带着一身杀气回到了宿舍,身上不知道被谁抓的一缕缕的血痕,屁股上紫了两块,脸上还有几处伤痕,还好,可怜的小内裤比我们想像的好多了,还没有变成一缕缕的。大头拿着半截拖把一进屋就骂开了,“靠,真他妈不结实,一下子就断了,不然有那个狗娘养的好看......
   
   正说着,学生会主席进来了,肯定是奉领导之命来查房了,操着一口东北腔,“大家都在喔,都没事吧?”
   
   我很讨厌他那个官腔,要不是为了那张党票,我才根本不尿他呢。
    大家都说,“没事,没事。”
   
   主席看了看大头,笑着说,“你小子还带头冲锋陷阵了?”
   要说呢,大头到处能混的开,跟个哈啪狗似的笑着打哈哈,大头看主席一边说话,一边揉额头上的包包,立马拍上马屁表抱着大腿表忠心,“主席,谁把你打了,我给你报仇去!”
   
   主席来了一句,“前面我在劝架,不知道被那个兔崽子给抡了一拖把。”
   
   “啊?!”大头赶忙把藏在身后的半截拖把藏的更紧了,大头笑的跟哭似的。
   
    视察完,主席又叮嘱大头,“你是班长,你把你们班人给我看好了,出了事我找你。”
     大头又是点头又是哈腰的送走了主席。

   
     门一关,噗哧一声全笑了,好像完全忘记了打架的事。不过,说真的,前面那个学生之间的冲突,不算是真的打架,我看都有点打着玩的意思,而且,误打的几率很大,估计有一半时间是自己打自己人了。反正,我踹了好几个,人家一回头,我就溜了,都是自己系的人。没准大头屁股上那几个脚印还有我的呢,这也不能怪我,光线那么暗,屁股都一样,谁能分得清是谁的屁股,反正眼前有屁股就踹。不过,大头一棒给自己系学生会主席头上抡了个包,成了最大的笑话,在我们之间一直流传了下去。
   
   笑过之后,要打扫战场了,本来就像猪窝的宿舍,估计猪都不愿在这里睡了。
   那夜,人人未眠。

   
   后来,学校象征性的处罚了几个毕业生,理由很简单,其中有个是学校子弟。校警们在医院躺了一个星期才出来,嚣张的气焰收敛了很多。对外界来说,这件事情就这么平息了,就像一颗石子丢进了屎坑里,连点浪花都没有。
   
   不过,在学生当中,却产生了几个像大头这样的英雄,正所谓乱世出英雄。大头气也出了,名气也有了,一举两得,整天高兴得忘记了屁股上还留着几个印子,一到睡觉得时候就像狗熊似得直叫唤。自打那以后,全校其他院系学生看从我们那栋楼里走出来的人,都是用一种敬仰的眼光。
   
   后来,据说我们毕业了,在师弟们中间还流传着一段神话故事,单枪赤身裸男,大战群雄,所向披靡,英雄豪气胜比当年赵子龙,不过头一下就把自己的主给放了。


本文标签: 写作生活在别处 长篇连载 自传体
上一篇: 【随笔】一个美女支教老师眼中的泰国(十三)完结篇
下一篇:【随笔】一个美女支教老师眼中的泰国(十二)
目前有 0 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