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位置:首页 » 精彩美文 »

【随笔】你的爱情似漫长的海岸线

作者:失落的羊 ⁄ 时间:2015年03月28日 ⁄ 分类: 精彩美文 评论:0

文/休川

 

 

【一】
有一天里,小米在微信上问我,你知道爱情是什么? 我没有回答,因为我知道,连我自己也不知道爱情是什么。何况对于他这样抽烟、酗酒的男人来说,爱情更加是一种剪不断理坏乱的东西。
我说爱情大抵是一坨刚阿出来的狗屎吧。小米不语,微信端一直显示正在输入,停停走走,走走停停,却始终是没有发过来。
小米说他想谈谈女人,我说好。

【二】
下个月的25号是浙江的公考日子。小米邀我去在考完后去他的城市坐坐,我知道,在他那里,除了喝酒估计还是喝酒。我的酒量不多,又独喜威士忌,每次自卑的时候都醉的不省人事。因为他独居,所以我还是担心我的清白,是不是还得检查一下他住所里是不是预备了肥皂。
小米说:得了吧,我们还是来谈谈女人,我说:好。

【三】
我说小米,你到底是换不换车了,好歹也算公司老总,开个家里的破车来绍兴是不是会很没面子。
我说同一届的某某某已经结婚再离婚,离婚再二婚,二婚再离婚,车子也是大众换宝马,宝马换英菲尼迪。
小米的微信没有了响动,也不见正在输入。
“小米,我们谈谈女人吧”他说:好。

【四】
唯梦据说定居在了上海,老公是生物研究所的高工。林亚据说生了第二个儿子,波涛也更加的汹涌,看她朋友圈里的照片,你说这是不是她老公的功劳,以前大学时候,怎么不觉得她如此艳丽。
小米说:老子要听混的不好的。我说:好。
“人过29还没结婚的班里除了读博的张怡,就我和小米你了。”
小米说:滚。我说:好。

【五】
小米说啪啪啪到底是个什么滋味。
我说时间太久我也不知道了。
微信暂时陷入沉默。

【六】
2008年的秋,北京办完了奥运会,我和小米站在西交大附近的大街上。小米留起了长发,玩起了摇滚乐,在乐队中充当一名三流的吉他手。
那时阿稚还是他的女友,长风还是我们三兄弟中的一员。
长发的小米爱许巍,总是想让主唱编排一些许巍的歌,可惜主唱是个地地道道的粤语歌迷。只有我在他的影响下,也成了许巍的死忠。
毕业那天,阿稚挽起长风的手,我陪着小米喝成了烂泥,唱着“曾让我心疼的姑娘,如今已悄然无踪影”。从此再不和这外系的长风有过任何瓜葛。

【七】
13年秋,小米硕士毕业回到浙江,开了自己的第一家公司,主营保健品。从广东贩卖生晒参、别直参、白参、野山参,偷偷卖着壮阳药。
微信里开始刷出他公司里的种种产品,就像现在刷爆了的面膜一样。
我说小米你都30了,还是那么不着调,比我有钱,却车没换,房子没买,老婆没娶,恋爱又不谈。
他说爱情兴许就是一坨刚阿出的狗屎,他说他今天不想谈女人。我说:好。


原载:http://www.douban.com/group/topic/73520753/


本文标签: 写作生活在别处 随笔
上一篇: 【小说】三个老人的烟火咖啡
下一篇:【诗歌】春雪
目前有 0 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