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赚死

文/半大小子

       李斌是一个还没有出多少名就已经过了气的作家,几年前他写过一本书叫《站好了再趴下》,结果没卖到一百本就被书店下架了,后来又接连出了几本书,刚开始出版社还跟他合作,可到了后来,出版社看这个实在没有赚头,还硬往里面搭钱赔纸送墨,最后索性解除了合同。 
       要说性格,李斌绝对属于二愣子型的,从小就一根筋,结果大了这毛病还越来越严重了,见没人肯给自己出书,就干脆自己出钱,等自己钱用完了就去借,这样七拼八凑的,还硬是给自己出了两本书,正打算再接再厉出第三本的时候,催债的上门了,看着只剩下四壁的家,他又狠了狠心,把房子卖了,这才还清了债务。 
      房子没了,钱也没了,他这才安分了下来。 
       那天他正在家里看电视,无意中看到了一个选秀活动,里面一个小孩在模仿迈克尔杰克逊,场下观众热烈鼓掌,评委甚至站起来要拜他为师,大发赞扬之词,就好像自己从小就是看着迈克尔杰克逊长大的。李斌却不以为然,对着电视剧就骂了一句:“他妈的,人家没死的时候也没看有多少人喜欢他。” 
       说完后李斌就愣住了,这个时候他想到了张国荣,他死后也是赢得了更多的观众,甚至一些一直把张国立当成张国荣的人也都纷纷站了出来主动为他披麻戴孝,就好像跳楼的是自己的亲爹而不是一个毫无关系的同性恋。 
      于是,李斌想去死。 
      他先把自己的“死讯”告诉了以前合作的那个出版社老板,当他怀着激动的心情拿起电话的时候,双手已经颤抖的变了形,当那边的声音响起来的时候他直接喊了出来: 
      “钱老板,李斌死啦,李斌死啦。” 
       钱老板一楞,诧异的啊了一声,过了很久才说出了话。 
      “李斌是谁?” 
      “我啊,我啊,”李斌有些哽咽了,“我是李斌我是李斌。” 
      “哦,”钱老板应了一声,但很快反问道,“你不是死了吗?不对,你先告诉我你和李斌是谁。” 
      “钱老板,我就是李斌,前几年您帮我出了一本叫《站好了再趴下》的书,您忘了?”李斌几乎都叫了出来。 
       钱老板赶紧搜索记忆,这几年出版业蒸蒸日上,一天都能冒出来七八十个姓李的,这又是几年前的事,他又是挠头又是晃脑袋的,可就是想不起来,可是又不能把人家那么晾着,他也听得出来,那头的人正处于亢奋阶段,呼吸声就快赶上了犁地的老牛了。 
      “啊,老李啊,”钱老板只好往下撑了,“什么风把你吹来了啊,最近书怎么样了,赚的多不多?” 
       李斌一听钱老板认出了自己,以为自己的名声还是一如从前,到哪都是如雷贯耳的,不禁心里暗暗高兴。 
      “钱老板,您还认识我啊,不瞒您说,最近还真不好,不过我有个好主意能让我马上就好,您也能跟着我一起好。” 
       钱老板宜听对方没有追问,倒是松了口气,又一听是好事,这兴趣又上来了,赶紧追问着是个什么主意。李斌听出了钱老板的意思,于是就把自己的想法告诉了他,他先是说张国荣,说他如何被当做张国立,又如何变成了别人的爸,接着又说到了迈克尔杰克逊,说现在节目只要和他沾边的都能得到好的收视率,又说到自己,说曾经出过几本书,虽然没人买也没人看,但只要死讯一出,再拉些媒体跟个风,请几个专业的写手弄两篇稿子,自己马上就能火了,这一火,书就能大卖了。 
      “您说这是不是个好主意?”李斌问道。 
       钱老板嗯了几声,刚才他已经听出了些端倪,就在他说到自己出书的时候已经想到了电话里的人是谁。 
      “想法不错,可是操作起来不知道怎么样,老李啊,你别忘了,前几年你的书可是没多少人买的,我已经亏了几次了,可不想再像以前那样了。”钱老板如实回答。 
       “您放心吧,我说这不会亏,要不您再想想,这样,明天这个时候我还找您,您给我一个答复,如果行我们就开始干,如果不行,我就去别家了,您可想好了,这可是个好机会,错过了就不会有了。” 
       “好吧,让我好好想想。”说完就挂掉了电话。 
        钱老板深深的陷进了老板椅里,作为一个生意人,他还是要顾虑每一次投资的,这个李斌不是张国荣更不是张国立,就算让别人知道死了也不会有几个人去对他产生兴趣,可他又一想,这几年的事情也是说不准,前几天有人在台上用绵羊的声音唱了一首让很多人都鸡皮疙瘩掉一地的歌,第二天就火了,今天有人贴自己照片征婚第二天也火了,没错,现在的人就是喜欢凑热闹,弄个几篇稿子折腾一下,说不定还真能火。 
       就在钱老板左右为难的时候,李斌已经开始为自己的计划着手准备了,他翻出了这几年自己写过的书,足足有十本,类型各异,从言情到恐怖不一而足,他一本一本的翻看着,边翻还边一个劲的佩服自己,说自己就是将来文坛的迈克尔杰克逊,销量将是全球第一,外国的小孩考大学只要引用了自己的句子就能被录取,外国的年轻人看了自己的书就能找到对象,外国的中年人只要会自己的理念一定就能搞好自己的事业,外国的老年人饭后读一读自己的书就能延年益寿,就连上帝也要拿着自己的书去创造世界,这就是福音。 
        这一晚,李斌睡的特别舒服,以前他总抱怨出租屋的窗户缝里住着蝙蝠,抱怨门关不紧,抱怨能听到路上有人走路的声音,可是今晚,他只听到人们对自己的欢呼,对自己的膜拜,他看到了自己的书成为畅销书,成为各个书店的镇店之宝,看到书卖到脱货,看到自己躺在钱堆里笑。 
       第二天李斌准时打了电话过去,钱老板也准时接起了电话,还没等李斌开口,钱老板就说话了: 
      “你的想法很好,但里面还有些细节我觉得有问题,所以我不会和你合作的。” 
       没等李斌开口电话就已经断了,他傻了,手举在半空,忙音就在自己耳边响着,他以为钱老板会答应,他以为自己就开始发财了。 
       “妈的,你这个笨蛋,有钱赚还不知道。”李斌骂道。 
        他摔掉了电话,又去砸东西,扔掉了床头的灯,又摔掉椅子,边砸边骂钱老板不是东西,是个大笨蛋,是天底下最大的笨蛋。 
        他一直骂脸要憋紫了,气已经不顺了,砸到屋子全都乱了,砸到已经没有东西可砸了,这才坐了下来,好好想想接下来该怎么办。 
        “妈的,笨蛋,我才不跟这种人合作的,没有远见,更没胆量,合作了也是赔,难怪我的书卖不出去的,都是他害的。” 
         当他骂到第七遍的时候停了下来,他嘿嘿一笑,似乎想到办法了,随后就从一堆东西里翻出了电话,拨给了另一个出版商。 
         那个出版商姓何,实力虽然没有钱老板强,但也是一个数一数二的人物,李斌又把想法跟何老板说了,照例抬出了张国荣张国立迈克尔杰克逊,何老板听完后没有向钱老板那样考虑一个晚上,当下就拍板,将全力支持,两人还约好了时间见面商谈。李斌听后直夸何老板有眼光,不向钱老板鼠目寸光。 
        往后几天李斌一直和何老板商量细节,从发布死讯到做宣传,每一个地方都考虑到了,就连李斌的棺材都选好了样式。 
      没过几天,李斌终于“死了”。 
        这下所有的媒体都开始忙碌了,先是各大论坛都有无名氏发帖奔走相告,“伟大的文学斗士李斌去世”云云,一开始版主们都以为是灌水帖,直接删除,可是没想到就在这个时候电视新闻开始跟进了,无论是XXTV还是YYTV都在新闻节目的第一条放上了李斌的死讯,主持人各个神情肃穆,甚至有几位主持人当场失声,这都是新闻节目中闻所未闻的场面。论坛版主知道做错了事,又从垃圾堆里翻出了帖子置顶了起来。各大门户网站也纷纷做出了响应,撤去了首页的巨幅广告,换上了李斌的遗照,还抹黑了颜色,不知道的人还以为哪里又地震了又要举行全国哀悼;搜索引擎顺势更新了百科词条,不管以前“李斌”是个什么东西,教授也好市长也好,现在统统是作家。 
        就在新闻主持人失声痛哭,网站灰色哀悼的时候,李斌的遗照也登上了报纸的头版,他的死讯也顺理成章的成了头条,各版面还刊登了不知道哪里冒出来的评论家的点评,称其为人民的好战士,二十一世纪中国文学扛鼎人物,声称如果没有此人,中国文学还会继续延续一盘散沙万马齐喑的尴尬局面。 
        媒体的宣传还没有结束,李斌的书就在举国的哀悼中上市了,人们纷纷走向书店,不管是什么书,只要有李斌的头像的,都揣着带走了,盛况空前,一位书店老板在接受采访时面带着笑意向记者哭诉着,上次出现这种情况还要追溯到1997年邓小平去世,那时候大家也是这样争抢着邓小平文选和邓小平语录的。 
       自从自己死了以后,何老板给李斌安排了一个住处,希望他能在人们眼前彻底消失。李斌天天没有事情做,只好盯着电视,正巧看到了书店老板的哭诉,心里不知道有多高兴。每当想到自己名利双收的时候他总庆幸自己死对了,庆幸的时候还有一些遗憾,要是自己早死了两年,那就能更早一些出名了。不过他自己还是有很多顾虑的,现在的媒体像高潮一样来的快去的也快,离开了炒作的自己一文不值,就好像几年前一样,没有人买自己的书也没有人知道自己是谁。 
       有这样想法的李斌就好像内战时候的国民党,忘记了人民的力量。看见一个死人在大把大把的捞钱,他们能开心吗,他们深知死人是不能花钱的,捞再多也是浪费,于是更多的人站了出来,为李斌推波助澜,也为自己呐喊造势。 

       第一个站出来的是一个作家联合团体,团长七十多岁,戴着高度的老花镜,报纸上把李斌的死讯登出来的时候,他连长什么样都没看清楚就叫上了几个战友,商量了一番后就往报社发文了,老作家不愧为老作家,写出来的东西就是比那些拼凑起来的写手要强,不过几天,李斌就在报纸上看到这篇文章了: 
       中华大国怏怏,历五千有余,文学发展登峰造极,自春秋始,百家争鸣,诸子以一家之言立于乱世,及至汉之武帝,罢黜百家,独兴儒术,破黄老,起孔圣,中华以仁为师,儒为吏,文益昌,过唐宋,送明清,然物极必反,红楼之后再无可匹敌之文,纵观现今,文之数多,质则底下,令人扼腕。 
        李斌者,常人也,然凭己之力,挽狂澜于既定,掀暴风起骤雨,百年以来闻所未闻,其文针砭时弊,振聋发聩,却不失小说之美,诗词之雅,乃文之上上品,数尽历朝千年之人,相匹敌者不甚寥寥,唯汉之相如,唐之李白,宋之苏轼可与之对也。 
      然天妒英才,李之逝,留文数篇于世,今吾闻切痛之,特撰此文以悼之。 
       接下来这个老作家团体再接再厉,声称要为李斌创立自己的学派,研究《红楼梦》叫红学,那他们就叫自己李学了。 
       一时之间李学的研究超过了红学,一篇一篇的研究论文如雨后春笋般冒了出来,《李斌其人家史考》《李斌小说人物考》《李斌小说时代与中国社会的发展》《李斌小说折射出的后**时代》。最后大家发现可挖掘的题目已经被采挖殆尽,像挖空的小煤窑即将塌方的时候,一篇《李斌全考》的文章冒了出来,把之前的李斌又重新考了一遍做了总结,这才告一段落。
       被考的面目全非的李斌迅速的就被各中小学教师征调走了,小学开展了“读李斌做合格小学生”的活动,号召大家写读后感,于是一篇篇拼音读后感,拼音夹杂错别字读后感纷纷涌向了报社,编辑们送走了文不文雅不雅的研究论文,又迎来了天书一般的读后感,不禁心生怨恨,但工作还要有人做,只好硬着头皮逼自己转换角色,从学术青年迅速变为人民教师,开始一个字一个字的纠正错别字。 
        中学教师挑选了李斌的一些文章,分解再造以后就成了语文考试里最难的阅读理解,一句话被分成了四截,针对每截提出问题,从修辞到中心思想,凡是用过的题型全都出了一遍。后来文章被挑的多了也就失去了新意,学生们也都熟悉了那一套,对他们也就失去了作用,不过教师们还是有教师们的办法的,教书不会,难为人还是手到擒来的,之后李斌摇身一遍成了外国人,稍加变动,又成了我们熟悉的英语完形填空,阅读理解。 
       李斌的死让所有人都兴奋起来,躲在暗处的李斌每天都对着电视发笑,何老板除了印书以外还去了访谈节目,向大家诉说他与李斌的友谊,李学研究员整天写文章,剖析这个解剖那个,俨然法医解剖尸体的姿态,教师和学生们也在积极响应,做题的做题,写读后感的写读后感。 
       要说这其中有谁不兴奋的,那恐怕只有钱老板了。 
       现在除了何老板和李斌外,就只有钱老板知道底细了,他现在十分的恨自己,恨自己没有胆量,原来可以大赚一笔,现在却落得个无人问津的地步,原本给自己点头哈腰的何老板现在也在自己面前耀武扬威,看到他发红的眼睛就知道有多少的钞票从自己眼皮子地下过去了。
      钱老板决定要改变这样的情况,他知道事情的经过,他想自己也参加一份。他找到了何老板,何老板以为是给自己来道贺的,就很大方的接待了他,在两人寒暄一番之后,钱老板道出了正题: 
      “何老板,李斌这件事你看能不能算我一份。” 
       何老板夹着烟头的手抖了一下,烟灰弹到了地上。“钱老板,我是在完成李斌的遗愿,难道你不怕亵渎亡者吗?” 
       钱老板好好的笑了起来:“何老板,在我面前就不要装啦,不瞒你说,李斌之前找过我。” 
      “找过你?” 
      “是的,找过我,”钱老板把头凑向了何老板,压低了声音说道,“他想借他的死来炒作一番,我没说错吧。” 
       何老板故作镇静的说道:“这我就不知道了,我只知道他去世了,走的很突然,生前发生过什么我就一概不知了。” 
       “真的吗?”钱老板撅起了嘴巴,向他说起了李斌来找自己的经过,又把他和自己说过的话向何老板叙述了一遍,何老板听后惊呆了,他以为这件事只有自己和李斌知道,但是现在又多了一个人。 
      “你想怎么样?”何老板警惕的问道。 
      “别误会别误会,”钱老板放声笑道,“我只想参与一份,其他的我不想过问。” 
       “怎么参与?” 
        “我只想从何老板的出版生意里抽一部分,李斌把版权都卖给了你,我只想通过您的授权印一部分书,您已经赚了那么多了,不介意分我一点吧,我也不是占你便宜,我那里卖出去的书,我六你四,你看怎么样?” 
       何老板掐掉了烟头,看着对面钱老板一副奸商的嘴脸,哈哈大笑起来:“我说钱老板啊,何必呢,当初你要是胆子大些的话现在发财的不就是你了吗,现在还要来加一份,是你傻了还是我傻了,要怪只怪你自己太笨,胆子太小,这么一个商机都错过了,你还是回去吧,这次是一个教训,下次可要把鼻子放灵了,别再错过了。” 
        钱老板听到这话有些生气了,笑容不见了,下垂的脸颊上挂满了愤怒,他想说什么,可还是被粗重的气息盖了过去。 
        “那好吧,何老板,”钱老板站起来伸出右手,“祝你事业一帆风顺。” 
        何老板没有理会,冷冷的说了一声:“请慢走。” 
       钱老板走后,何老板赶紧打电话给李斌,李斌这时候正在看报纸,电话响了以后以为是向自己报喜来了,他兴奋的听了电话。 
     “何老板啊,赚多少了?” 
      “你他妈的还好意思问,”电话里传来了何老板的吼叫,“我问你,你找我之前是不是找过姓钱的那小子了?” 
      “对啊,”李斌被吓了一跳,可他还是小心翼翼的回答了,“他没同意我才去找的你,怎么了。” 
      “原来闹了半天我是个擦屁股的,”何老板的声音更大了,“要不是今天钱老板来找我还被蒙在鼓里,你小子可真厉害。” 
      “他找你干什么的?” 
      “他要参与进来,我没同意。” 
       “啊,”李斌喊道,“那他会不会把我们的事给说出去?” 
      “你现在知道怕了,找他的时候怎么没想到?” 
       “哎呀,何老板,这不是那时候没想周全嘛,现在事情已经这样了,也不能回头了对吧?” 
       “哼,放心吧,他找不到证据,你小子给我好好待着,我不想再有别的事,你没别的事瞒着我了吧。” 
        “没了没了,绝对没有了。” 
        “那好,我挂了,改天我去找你。” 
        李斌的心这下悬了起来,他害怕钱老板去告密,害怕事情败露。报纸还抓在手上,他也没有心思去看了,随手丢进了垃圾桶,他害怕下次看报纸的时候就是自己去坐牢的时候了。 
        那天夜里李斌没有睡好,他做了一个梦,梦里面钱老板正坐在自己的钱上,拿着一捆一捆的钱砸向自己,可是自己就是动不了,他使劲挣扎想摆脱钱老板,身体就越是像石头一样僵硬在那里。他霍的一下坐了起来,钱老板不见了,周围也没有钱,他摸了摸自己,身体完好无损,汗水浸湿了衣服,他大口大口的喘着气,好像刚从水里出来的一样。 
       周围一片黑暗,他害怕了,这是这段时间以来,他第一次害怕。 
       钱老板离开何老板的公司以后,决定报复何老板和李斌,他想把李斌抓出来,让他在媒体面前主动承认自己的错,那他钱老板就可以出名了,到那时候自己的损失也都会赚回来,而他们也将会赔的血本无归。 
      他先去了李斌的家,可是李斌早已经不在那里了,只有一间空屋,他就去问房东,房东说李斌死了,又问他这么大的事怎么还不知道。钱老板没有跟他多说下去就离开了,回家的路上他一直在想李斌到底去了哪里。 
       他觉得旅馆是不可能的,现在都要身份证登记,而且他现在又是尽人皆知的人物,肯定不会住在外面,他想到何老板,何老板有那么多房产,肯定是何老板把李斌藏在了某一所房子。钱老板赶紧打了电话,找了一个在房产部门的朋友,让他帮自己查一下何老板名下的房产。
        第二天,钱老板就拿着打印好的文件出发了,何老板名下一共有四套别墅,他循着地址一间一间的往下找,也许是运气好,在找到第二间的时候就让他发现了。 
       当时李斌正打开了二楼的窗户,一晚上的噩梦让自己有些透不过气了,他站在窗前,做了几个深呼吸,然后关上了窗户。只有短短的几分钟,可这一切都被躲在远处的钱老板看的清清楚楚,他立刻往回走,他要去电视台,他要去报社,他要召集所有以为李斌死的人来看看,他们心中的圣人居然还活着。 
       何老板此时正在印刷厂里,在轰鸣的机器声中询问进度,他万万没有想到,钱老板正带着记者向李斌奔去。 
       当李斌在喝水的时候,门铃响了,他以为是何老板来了,放下茶杯就去开门,可门打开的时候,等着他的却是一台摄像机和洋洋得意的钱老板。 
       何老板知道的时候已经晚了,他来到别墅的时候那里已经被蜂拥而至的媒体围的水泄不通了,他傻傻的站在了那里,望着拥挤的人群,不知所措。 

发表评论 / Comment

提示:本文章评论功能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