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位置:首页 » 故事接龙

故事接龙

作者:失落的羊 ⁄ 时间:2014年11月03日 ⁄续接:2

【写作生活在别处】故事接龙

 

 故事接龙,纯粹扯淡,以娱乐的精神写点故事,欢迎大家来搅合。没有太多的规则,为了更好的体现娱乐性,注意下面几点即可: 

1. 故事大背景发生在现代都市,可加入其它重口味类型,但不宜过多。 
2. 故事以情节驱动,每个人文风可能风格迥异,没有关系,大胆写吧。 
3. 故事中的人物多以小组、社区、论坛中出现的人物命名,只是个名字,大家表介意。 
4. 未尽事宜,在QQ群里面讨论。

5. 整理后的故事会在微信公号连载。

 

【续接规则】

1. 续接请直接在文章后面以评论方式提交,提交后管理员会审核,审核通过后为正式发布版本。

2. 续接的序号【X】由系统自动添加,续接时不用特意添加。

 

故事背景和人物概括】

  

[洛阳]

现任女友夏颖,其它不详。 

 

[夏颖] 

绰号影子,父母过世,有干爹。前男友涉毒。 

现任男友洛阳。

  

[刁民君]一个形迹可疑的风衣男人。

 

[焦糖玛朵奇]受害的女子

 

【开篇】 【作者:PP机

 

洛阳知道今天是纪念日。 

 

五年前的今天他和夏颖在大学后的山坡上表的白,那段时间是影子最困难的时期。她刚父母过世,她又和前男友一起厮混,染上毒品。影子从来没和洛阳说过她的那任男友,洛阳也从没问过。 

他知道这是个没意义的问题。 

 

那天是影子的干爹把影子从公安局里保出来,她干爹在当地的公安系统里人脉很广,他没让影子在自己的档案上留下任何有关系度的痕迹。 

 

她和洛阳靠在山坡的树上,那是大学情侣坡的情侣树,她同学都这么叫。 

洛阳看着黄昏下情侣树的影子拉长到另一对情侣身边。他自言自语说“我真的很喜欢夏影。” 

等到影子把头靠到他肩膀的时候,他才意识到怎么回事,于是他揽着影子的肩膀,看着他们的影子在黄昏下拉长。 

 

影子亲了一下洛阳的肩膀,她问洛阳他到底怎么来的洛阳这个外号。 

洛阳的笔名叫失落的羊,他高中的时候用这个笔名赢得了很多写作方面的一等奖,等学校在广播里表扬他获奖时提到了他的笔名,他同学都笑着锤着他前胸,说他都不告诉他们他还会写小说,更不知道他有这么个忧郁的笔名。后来他的同学就用落,羊,两个字给他取了这个外号。

 

他在大学的第一堂课上,和大家说,“大家可以叫我洛阳。”有些人甚至不记得他的真名。 

 

 

洛阳下了班去影子单位接她,他们工作的地方离得不远,五分钟脚程,十五分钟车程。洛阳戴着墨镜,黄昏下的城市在他的眼睛里有着不同的色调。他看得见影子胳膊上的针孔,也许是打点滴时候留下来的,他安慰自己。他自己在墨镜下皱着眉头,当然,影子看不见。 

 

影子的长发遮着她右侧脸颊,她头发柔顺地贴在脸颊上,害羞似的垂下来。洛阳不知道她是睡着了还是只是看着窗外。

 

车子开到大学的时候已经快七点了。 

洛阳捏捏影子的肩膀。 

“影子。” 

影子把手搭在他手上。 

“影子,我” 

“咱们今天开远一点吧,”影子打断他,“后面的山区咱们只在大学的时候去过一次?” 

“对,两年前,三年纪念日的那天。”,洛阳眯了眯眼睛。 

 

然后洛阳用手机导航找到山里面最近的度假村,车程两个小时,于是他点开开始导航,那个毫无生命的声音开始指手画脚。 

 

到了度假村的时候已经快九点,飞虫莽撞地在昏黄的路灯下飞来飞去。度假村的霓虹灯躲在黑暗里,门口的落叶凌乱地堆着。 

 

洛阳揉揉眼睛,看着这个倒闭的度假村。 

影子摸着洛阳的胡碴,他能感到她的指尖从他脸颊上划过,然后画着圈。 

他眼睛在昏黄的灯光下朦胧着。 

“睡吧,”她说,“睡会再开车。” 

他能感到她的指尖,他能闻到她的香水味,不是他上次从国外给她带的那瓶,他能闻到窗外的芳草味。 

然后他就靠在靠背上睡着了。 

他梦见几张陌生,模糊的脸。他甚至梦见陌生的香水味。他隐约记得他给影子的礼物还在后座上。 

他伸出右手揽影子,只摸到冰凉的真皮靠背。 

 

 

他睁开眼睛,视线慢慢恢复,他希望视线恢复的时候,能看到影子在他视线内,或许她只是去车外散散步。 

但是她并没在。

 

他给影子打电话,影子的手机铃声在车里响起来,他最熟悉的iPhone铃声。 

“影子!”他下车叫着。 

他只看见自己的影子在路灯等下僵硬地拉长。 

他插着兜,瑟缩地向车后走着,也许她走的比较远而已,又恰巧插着耳机,听着她喜欢的滨崎步。 

于是他就向后走去。 

她在哪呢?洛阳自己想着。 

他的车钥匙还静静地躺在钥匙孔里。 

 

 

 

 

 

 

目前有 2 条续接
avatar
失落的羊 2014-11-03 17:55
【1】 洛阳的脑海里面,充斥着今晚的离奇见闻,影子不见了影踪,车上又坐着这个神秘的女子。洛阳怎么想也想不通,他只有一个念头,以最快的速度开回城里,去警局报案。他脚下的油门已经踩到底了。
   就在下山不久,要拐入国道的一个转弯处,迎面突然蹿出来一个庞然大物,闪耀着刺眼的光芒。洛阳手疾眼快,方向盘一个急打,车子一头栽入了漆黑的路基下面。

  当洛阳醒过来,恍惚了半天,才搞明白,自己正躺在医院里面的病床上,床头挂着点滴,头还有点晕乎乎的。
  几名警察正等着他问话。马普尔警官是他们的头,端庄美丽,娇小玲珑的外表下却是一副干练女警的派头,问话可谓是柔中带刚,恩威并济。
  洛阳不得不接受嫌疑人的身份,并且详细叙述了当天晚上发生的一切。当然了,他提出要报案。
  两天后,洛阳可以出院了,自然也洗脱了连环性侵案的嫌疑,受害人身上的提取物DNA比对不符。

  “马警官。”洛阳坡着脚追了出去。

  “怎么?不想自由,想和我回警局?”

  “不,不,我只是问那天我带回来的那个女人,在哪里?”

“无可奉告。”

洛阳哀求道,“我的女朋友失踪了,或许她知道一些线索......”

“对不起。”马警官向她的警车走去。

洛阳忍着剧痛,追了上去。“求你了,请帮帮我!”

不知道是不是洛阳的真诚打动了马警官,反正马警官答应带他去见一见那个陌生女子。洛阳上了马警官的车。
avatar
失落的羊 2014-11-03 16:44
【2】 洛阳在车子前前后后以及周围的山头找遍了,也没有影子的踪迹,洛阳的心里空荡荡的。突然,一声惨叫从远处传来,像是女人的声音。
  洛阳的心咯噔一下,从车尾箱拿出手电筒,朝着叫声跑去。紧接着,又传来一两声,这次听的更确切了,没错,是女人的声音。从前方度假村废弃的房子传出来的。
  推开破旧的门,一阵不明的荒凉涌上心头,地上的碎木板发出咯吱的声响。洛阳的随手从地上捡起一跟长条木板,沿着房间的走廊向前探索。空气中充满着恐惧,但洛阳全然顾不上这些,他只想尽快找到影子。
  一个黑影从一个房间门口一闪而过,洛阳的手电筒的光束只扫到那个黑影,甚至都区分不出那个玩意到底是人还是动物。洛阳翻过窗口,发现在墙角蜷缩着一个人,披着头发,不停的颤栗,嘴里呢喃着。
  “影子!”

洛阳小心翼翼的撩开女子的长发,不是影子。显然,这名女子是被吓坏了,脸色苍白,以至于在洛阳带她返回车上的途中,这女子一言不发。自然,也无从得知这名陌生女子是谁,这里又发生了什么。洛阳决定,带这名女子返回城里警局,一则给影子报案,二则将这名陌生女子交给警方处理吧。

  洛阳握着方向盘,行走在山间小路上,总感觉有些一样,手上粘乎乎的,不知道何时手掌被划了一条口子,好在口子不是很大,并无大碍,继续开着车下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