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位置:首页 » 精彩美文 »

【小说】三个老人的烟火咖啡

作者:失落的羊 ⁄ 时间:2015年03月28日 ⁄ 分类: 精彩美文 评论:0

文/花丛化蝶

 


今天思格瑞特市的新闻晚报有一个特别的新闻:“三个老人的烟火咖啡”,这家咖啡馆为什么值得报道呢?它和别的咖啡馆有什么不同呢?三个老人为什么要开这样一家咖啡馆呢?来看记者简的采访过程!

记者简所在的城市晚报这个月的策划主题是“城市再发现”,顾名思义就是用一个新的眼光去重新打量这个城市,来发现新的报道点。简每天思想放空神游在城市中,企图有所发现,街道、菜市场、购物商场、各种小店,简打量着每一个熟悉的环境和不断变化的人,还是一无所获,直到她带着疲倦的身体走过那家咖啡馆,那天是周五,她发现了这家咖啡馆!

一进这家咖啡馆,烟雾升腾,简清了清鼻子,使劲一闻,非常确定这里不是一个澡堂子。那是烟味,特殊的烟味,不像平常办公室那些编辑大叔食指和中指间夹着的那根,一呼一吸间造就的厌烦。这种烟味混合着咖啡香,还让人感觉有些迷人呢。

点餐台后面的logo和文字很是吸引简,“烟火咖啡”四个大字,图案确是烟灰缸和三个烟头,那烟灰缸黑的冷艳,那三个白色烟头给人的感觉是那么桀骜不驯,又团结一致,那一句“在烟的升腾中点燃生活的火焰”,将简的好奇心推到了极点,简决定要了解这个咖啡馆背后的故事,于是在后面的日子里一直泡在这个咖啡馆,融入这个烟气蒸腾的空间,终于采访到了这家咖啡馆的三个老人!

经过采访,简才知道,原来这家咖啡馆的老板是三个老人,都已经超过六十岁,耳顺的年纪,做着七十岁随心所欲不逾矩的事情,听得进故事,畅的通心情。因为三个人都喜欢吸烟,抱着一个想法:“改变大家吸烟环境,连接人与人,给烟正名,让吸烟也可以变得很惬意,让吸烟也可以变得很诗意,让吸烟也可以为生活添彩”,三个人在一次重聚后,开了这家烟火咖啡。

三个爷爷曾经的职业各不相同,一个是厨师、一个是理发师、一个是建筑师,简亲切的称他们为:“厨爷爷、理爷爷、建爷爷”,三个人是小学同学,年轻的时候奔波分开,到老了又聚在一起,还干了一件让人觉得不可思议的事,着实让人羡慕。

厨爷爷的书念到高中,实在是读不下去,就稀里糊涂的跑去和舅舅学习手艺,做了个厨师。虽然没有接着念书,但还是在学校的圈圈里混,厨爷爷成了学校食堂小炒窗口的掌勺大厨,就是那些家常菜,翻来覆去的炒。

这个学校有两个小炒窗口,一南一北,守着两个入口,但是每次厨爷爷所服务的南部窗口都异常火爆,而北边的那个小炒窗口冷清的很,同学们都说厨爷爷的菜炒的好吃,有油,北边的那个窗口炒出的菜那叫一个天灵灵、地灵灵、水灵灵啊。“一份蘑菇青菜,让那个师傅炒”,“一份酱爆茄子,让那个师傅炒”,“一份小炒肉,让那个师傅炒”,同学们所说的那个师傅,当然就是厨爷爷!

厨爷爷每天要炒很多菜,而且还重复,每天下来都是又累又烦躁,每天晚上宿舍厕所的五根烟就是他解累又舒心的良药。每天五根,厨爷爷控制的很好,就是每天在厕所吸烟,那环境真是不咋地,吸进的除了烟气还有别人的尾气。那个时候,厨爷爷有个念头,要是烟气里混合上菜香、水果香、面包香,或者咖啡香,那该是多么的惬意。

理爷爷还不如厨爷爷,初中还没念完就不念啦,上学整天吸烟打架,天天一副大哥的模样,小小年纪头发就竖起来。厨爷爷和建爷爷吸烟就是和理爷爷学的。辍学后,理爷爷在社会晃荡了几年。他爸看着这么下去还真是不行,想着让他学一门手艺吧;理爷爷说自己爱美,就爱捯饬头发,就去学美发吧。这美发一学,到还真是管用,人变的柔顺了很多。

毕业后,理爷爷就正式踏入了美发行业,从小工开始干,给人洗头,帮师傅给客人染发、烫发,干的很不错,他爸都说,没想到他会这么上进。

后来理爷爷的爸爸给他开了一家美发店,理爷爷取的媳妇也是学美发的,两个人打理着这家小店。

小店在城市的郊区,和附近的其他理发店相比,理爷爷的店最时尚,也最火爆,每天夫妻两个人忙活,一个个土里土气的进来,出去都倍精神。

理爷爷自己给自己打工比给别人打工的时候还上进,有的时候,店里一大堆人等着,媳妇又要出去接孩子,他就一个人盯着,给一个个顾客服务,没有一点喘息的时间,要是媳妇在,还可以剪完几个,出去抽根烟,放松放松解解乏。

理爷爷的媳妇不让理爷爷在店里抽烟,说那样会影响客人心情,还在店里养了很多花,阳光打进来,连着好心情都一起闯进来。理爷爷每次蹲在店门口抽烟的时候,都想着有一天就坐在店里,在这些花旁,抽根烟和阳光、和花好好聊一聊。一个走神,吸的那一口烟连着手上的头发茬子就一起进嘴了。

建爷爷呢,算是三个人中混的最好的,也是最辉煌的。建爷爷考上了大学,学的是建筑设计。毕业后服务于一家大型建筑设计公司,每天带着个安全帽,在各个工地奔波,时间久了,和工地的工人们打成了一片。

“王大哥,齐大哥,来,给你们烟”
每次,建爷爷来,都会把烟和各位工友分享,虽然自己文化比他们高出太多,太多,但是建爷爷从不趾高气昂。大家一起在工地上吸烟,让建爷爷感觉很温暖。有时候,建爷爷兴致来了,还会给大家读自己写的诗。当时大家都管建爷爷叫“温暖的空间诗人”。建爷爷不仅设计的房子有诗意,人活得也很有诗意。

“等机会成熟了,我带你们到我设计的房子里,听着音乐,喝着饮料吸烟,还给你们读诗”,这是建爷爷在一个工程结束时候,和他的工友说的话。

“那看来您三位,还真是都曾经做过文艺烟的梦啊”,听完三个爷爷曾经的经历和那些关于更好吸烟的想法,简这样总结说。

“那你们各忙各的,不在一起这么多年,又是怎么走到一起的呢,还把三个人的想法对接上了”简接着问。

“说来也巧,我孙子是《历史与社会》杂志的编辑,有一天他就来问我,说爷爷,你年轻的时候,有特别难忘的好友吗,一起疯狂过的那种。我想来想去,我最疯狂的就是很小就学会抽烟了,就是和他们俩一起(建爷爷指着厨爷爷和理爷爷),放学后偷偷的抽,那种感觉又害怕,害怕被老师和父母发现,又感觉很爽,觉得烟这玩意真是好东西;好像好久都没和那二位联系了,说起来,还真是怀念呢。听我这么一说,我这孙子特别激动,非要帮我找到他们俩,你猜怎么着,像你们这些做媒体的就是有能耐,真把他们俩给找到了。我们仨在咖啡馆见面了,见面第一件事是干嘛,对,先点上烟,然后叙旧聊彼此这么多年干了些啥。”建爷爷这样说。

“还真是让人感觉很神奇,那你们的那个logo图案,是不是和你们这次见面有关系呢?”简问道。

“那是一定,我是个急性子,虽然当时见面的店里放着爵士,我不一会就把一根烟抽完了,我不渴望享受音乐,我急着把烟和咖啡香味一起吸进来,吸的慢了,咖啡味就跑了。老理(理爷爷)比我好一点,慢了一小会,这家伙,不知道看窗台的那花,还是看那女人。我俩一前一后把烟头插到烟灰缸里。这咖啡馆的烟灰缸就是洋气,里面居然是咖啡渣,像土似的。老建(建爷爷)最后一个抽完,把烟头直接放在我俩烟头的中间,三个烟头连接起来了。然后老建说,‘我们一起开个店吧,一个专门服务烟客的咖啡馆,可以让你(老厨——厨爷爷)每天不用像年轻的时候那样吸厕所的尾气,吸的都是咖啡香’;‘可以让你(老理)在花和阳光下吸着烟和它们随便诉说’,‘也可以邀请我能找到的曾经的工友来店里一起吸烟,实现我曾经的诺言’,‘让吸烟不再是一件猥琐的事情,光明正大的,惬惬意意的,爽了自己,还不影响其他人,大家听着音乐,喝着咖啡,聊着人生,烟雾和咖啡一起蒸腾,那将是多么美好的后半生啊’。就是那次会面,那个烟灰缸成了我们店标志的来源,也让我们三个老头开始像第一次吸烟一样,做了一件这么疯狂的事。”厨爷爷这么回忆道。

“你们让吸烟这件事变的很美好,很正面,不影响他人,又让自己得到真正的满足,真是太了不起了,真的很佩服你们”简赞颂道。

“理爷爷,给我来一杯美式咖啡,来一根紫色花园,那个玫瑰味的女烟”

采访完三位爷爷,简拿着电脑跑去店内一个角落,一个有花、有阳光、有温暖的角落。吸着玫瑰味的紫色花园,美式咖啡的香气和烟的玫瑰味一起进入简的体内,惬意极了。打开电脑,简写下了那篇新闻稿:“三个老人的烟火咖啡”,那句话一直徘徊在简的脑海里:“在烟的升腾中点燃生活的火焰”!


原载:http://www.douban.com/group/topic/73589780/

 


本文标签: 写作生活在别处 小说
上一篇: 【散文】十年里的黄粱一梦
下一篇:【随笔】你的爱情似漫长的海岸线
目前有 0 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