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位置:首页 » 精彩美文 »

【故事】我的布拉格情人

作者:ooo ⁄ 时间:2015年03月17日 ⁄ 分类: 精彩美文 评论:0

文/米娅

1.
安东,我爱痛交织的生命之光。
安东,我情感与理智的深渊或漩涡。
安东,我失败恋情的严峻丰碑。
安东,我漫漫人生道路上的性感沟壑。
2.
与安东相遇,是在一次婚宴的后续舞会上。新娘是位八竿子打不着的上海姑娘,却与闺蜜四年同窗。新郎在科技大学做物理系博士后,是个捷克血统参半的日耳曼人。之前与他们一次都没见过,仅仅在婚礼入场的时候送上过几句蜻蜓点水的祝福。
说来也算是场天降的巧合,那天我是被闺蜜硬拉去的。她提前两个晚上就试图以惊天地泣鬼神的阵势劝服我,唇齿翻动眉飞色舞,将婚礼现场描述地跟红馆开唱似的。说婚宴上那些声色犬马的单身小帅哥儿都不算什么,重头戏是全程希尔顿级别的免费自助!
听到后半句,我二话没说即刻宣布出席。怀揣着对国际范儿大餐的满满崇敬,分秒未差,一袭黑色礼服如约到场了。
是个云淡风轻的星期六。新人双方达成协议,租下了布拉格城堡南边的一间教堂。客人都是好友亲朋,乌泱乌泱来了一波又一波。男宾西装革履礼帽手杖,女宾妆容精致衣着雍容。
闺蜜做伴娘,像张罗自己的婚礼一样里里外外忙得不亦乐乎,恨不得操起刀叉餐盘跟着乐队敲锣打鼓。 我在门口轻喊了她的名字,她慌慌张张回应着,象征性打了个招呼就又风一般地刮回到新娘身边去了。
我只好独自一人傻乎乎退回到被红毛黄毛填满的人群里,顶着个无比好奇的大脑袋聆听着波西米亚风情的海誓山盟,左顾右盼,直至仪式结束。
后续舞会是一场嗨到翻天的全场式大互动,所有宾客仿佛都已静候良久。音乐一响,舞池中央下饺子似地瞬间爆棚,红男绿女腰肢攒动。
当时我正晃着脚跟儿坐在舞池后方的长型吧台边上轻摇一支高脚杯,刚抬手向服务生叫了杯mojito,一位面容生涩的亚洲男人从不远处逐步靠拢。他在右侧的高脚椅上坐下,盯着我的脸看了挺久,眼神扑朔迷离了好一阵儿才又讪讪开口。
他说小姐不好意思打扰了,小姐,你的睫毛是不是出了什么问题……好像不见了。
他的中文不怎么流畅,讲起话来舌头像是被五花大绑过似的。这句话令原本为之动容的我狠狠怔住,内心的羞耻感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燃起了熊熊烈火。看我迟迟没来得及反应,就又小心翼翼地补上了一句,“是右边的那只,那只……没有了。”
我来不及尖叫也来不及表现出任何害羞,捂住脑袋冲进了地下一层的盥洗室。隐隐约约间,被“咯咯咯”讨喜的欢快笑声追打了一路。
回来的时候,两片光秃秃的单眼皮坦胸露怀般耷拉着不说,自尊也都像是被掠夺过似的狼藉满目。
不幸之余,我却意外得到了一支淡蓝色的鸡尾酒。那男人冲这边举了举酒杯,眉目含笑。
他说敬自由夜晚,小姐,你可真是个有趣的人。允许的话,我想要请你跳下一支舞。
这个男人就是安东,我的布拉格情人,我爱情命运的转折,我曾经的原野,陨落在我生命中唯一的星火。
那段残败爱情的开场很显然和存积了二十多年的幻想截然不同。我原本以为,最起码也会是灰姑娘遇见多金王子之类之类艳俗而耀眼的桥段,虽然老套却也隆重浪漫。因此多多少少有些后悔。
要知道,落下一只水晶鞋总要比脱落一片假睫毛光彩得多,在他人出丑后及时做出安慰总是要比自己原形暴露于大庭广众之下好得多。
可安东后来一而再再而三试图抚平我回忆的创口,那笑容温情明媚却也带着恶作剧般的狡黠。他说我亲爱的小蝴蝶,你看看看看,我们的开端虽然有些突兀,却又是多么的出其不意!多么的剑走偏锋!!多么的与众不同!!!
我说走开走开,我需要静静,让我扒下故作优雅端庄的人皮面具好好儿去墙角待着。
3.
安东是捷克籍华裔,守着颗波西米亚之心风雨飘摇三十年。他的外表不怎么华丽,却拥有胖虎的身形和大雄的内心,还有孙悟空七十二变的怪本领。当然,这也是我与他顺利达成国际主义情谊之后才领教到的。
而在那之前,我认定了他是一位正直而知性的好好先生,海纳百川,表里如一,从脚趾到发尖都充满着试图拯救全世界的善意。
于是,就在确定恋爱关系的第三个星期,我拖着五个炸弹似的红色行李箱毅然决然搬进了他的公寓。
他阔手摆了一顿以披萨为主料的烛光晚餐庆祝我乔迁新居。他说小蝴蝶你看,以后这里就从单身公寓变成我们爱情蜗居了。开心吗?
我重重点头,抿了一小口玻璃杯中琥珀色的威士忌,刚要张口回答就被酒气呛开了十万八千里。
那是一栋与老式房屋截然不同的全新型建筑,红顶白墙,装璜简约而独立。安东租下了顶层一整间区域宽阔的阁楼,加上厨房和厕所足足一百多平。
安东说这房子真是好啊,闲来无事观察斗转星移的同时,还有幸吸上几口从原野穿堂而来的新鲜空气。
我说这房子可真是好啊,节奏舒缓不说,生活陷入逼仄的时候还能带两个肤色各异的小妞儿来数数星星。
安东皱起眉头“咯咯“笑,没说话,随之沿着我的唇齿用力吻了下去。
房间基调是纯白色,有着教堂般的庄严与纯净。客厅正中摆着一张简易小茶几,我们经常守着一壶新鲜的薄荷叶从天光泯灭直至霓虹殆尽。期间嬉笑怒骂,以此增进感情。
安东是位电力系统工程师,在一家中捷合资企业里摸爬滚打五年多,终于晋升为了项目部经理。当然,我还是喜欢叫他专业挖沟员,因为他经常开着辆与身份毫不相符的拉风款宝蓝色兰博基尼郊外勘探,风里来雨里去。
安东开车的时候喜欢讲笑话,情至深处便开始手舞足蹈。吓得副驾助理和后座的上司跟着手舞足蹈惊魂不定。他们说停下安东!快停下!他却不听,一脚油门儿踩到底。一边还笑嘻嘻地扭头回应,专业驾驶十四年,别担心别担心,享受工作嘛,就是要将奔放热烈进行到细节里。
4.
这位姑娘甲、乙、丙、丁眼中很是落魄的花花公子,其实是个源远流长的富家子弟。可由于教育方式迥异,十七岁刚过就和极度专制的亲情脱离了从属关系。安东的爸爸是位财大气粗的老华裔,为他准备的十八岁成人礼物是道选择题——要自由?还是兰博基尼?
很显然,安东毫无疑问选择了后者,本以为能够以此换来家庭和睦天下太平,没想却气得老安捶胸顿足差点儿没一头栽进尘埃里。他说我以为长江后浪推前浪,自己能够心满意足地被拍倒在安乐的银色沙滩上。谁料到你这么没有志气!兰博基尼!你的未来也就值一辆兰博基尼!
安东呵呵一笑,说我的生活我选择,老头儿你先别急着生气。兰博基尼是为了壮壮士气,谁说本公子未来就一定会塌陷在利益熏心的烂泥潭里?
老安在病床上静养了一个月,最后老泪纵横地挥挥衣袖,说走吧走吧,除了兰博基尼我多余一分钱都不会给你。
于是,安东开着一辆兰博基尼载着几箱像模像样的高档西服净身出户。托发小儿的关系,在这家中德合资的大中型企业里昏天黑地从底层做起。朋友临走时送给他了一句至理名言——好好做人,天天向上,摒弃金光闪闪的虚荣心!
安东说好啊好啊,什么都能摒弃,除了我的兰博基尼。
5.
安东会制作五花八门的美味甜品,可我们的主餐永远都是披萨。半年吃下来,我的脸都已经肿成了披萨。我常常抱怨,说安东安东,原来你的心灵和你的味蕾一样沾满了虚荣,可真是徒有其表的典型!
他总是勾起嘴角呵呵一笑,说没错啊,我就是披着奶酪蛋糕开着兰博基尼的大灰狼!这身装扮看起来不是更加吸引人吗?说完又狠狠吻上了我的嘴角。
每当晚餐结束的时候,安东都会习惯性地一手托腮一手转动红酒杯,摆出一副很是享受的样子。而这个时候,我便会盯着他的睫毛看。他的睫毛可真好看啊,浓密而微微上翘的深栗色,怪不得有那么多姑娘会爱上他。
有时候他会猛地望向我,然后微微一笑嘟起嘴唇,随之飘来一个甜香而热烈的吻。而更多的时候,他故意不去理会我。这片刻,我只好识趣地低下脑袋,伸手去转动左手无名指上的指环。那枚指环还是在我们初识不久的一个黄昏他拱手送给我的。是来自威尼斯的情人节礼物,是当时施华洛世奇最新款,玫瑰金的环儿上镶着18颗完美无缺的小钻,在节能灯管的照射下闪闪发光。
而我们之间的爱情,也像极了这款昂贵的玻璃。看上去坚不可摧华丽无比,集万千宠爱于一身,实际上也就仅仅徒有其表而已……
当然,这是遥远的后话。
安东谈过很多场恋爱,大的小的,跨国跨省跨地球的。我说你怎么就不试着穿越宇宙寻找真情呢?真爱指不定就停留在1987。他说你是指阿凡达么?怪我怪我,我的审美跟不上步伐啊!
你们知道安东最大的本事是什么么?就是背信弃义无数次,却没有一个姑娘记恨于他。非但不结怨结仇留祸根,每当大节小日或是开启一段新的恋情,前任们多多少少还会发来几封酸里透红的贺电什么的。
我说安东啊安东,你还真是江山美人英雄本色啊!
他咧开嘴对我笑,将刚烤好的舒芙蕾端上桌,又抬手理开我眼角的碎发。知道小王子么?哥哥就是享誉宇宙万里挑一的小王子啊!姑娘们对我的期望不多,稍微伸伸手指头就能令她们十里春风心神荡漾的。因为我的付出珍贵却又吝啬。不信你问问自己的心,你还不是吗?
我别过头,说你弄错了其实我不爱你。我爱的是坐在兰博基尼副驾从布拉格中心广场一笑而过时别人羡慕嫉妒的眼光和那份飘飘欲仙的虚荣心!
他低头吻了我的嘴唇,说你的眼睛会说话哟,星星一样眨又眨,就别再自欺欺人了!
我当时正对着镜子补妆,不想手头一抖,口红正正磕在了门牙上。
安东掩着嘴巴却也笑出了声。他说你看你,小小年纪虚荣心一浪拍着一浪激流暗涌的。小骗子,还故意要装出一本正经的模样,这样多不好啊!
我拍着桌子玩儿命辩解,虚荣心人皆有之,我这是认清自我需求好吗?他猛地搂住我的腰,全然不顾我的挣扎。他说没关系,这一切都没关系。重要的是,我就喜欢这样善良又刻薄的你!
终于,我恍然大悟。原来自己始终是这段感情中弱势的一方。表面装出一副铜墙铁壁所向披靡的样子,拼尽全力去反驳对他的爱,暗地里却恨不得千手观音似的套牢他。我知道,这一切所作所为不过是想另自己在他的看来与众不同,没那么廉价罢了......
安东很顽皮,顽皮到会将其他女孩儿带回家,然后在我叩门的一刻将她藏进衣柜里。
最初我假装视而不见,可五次三番,诸如此类的捉迷藏玩儿腻了,自尊心终于败下阵来忍不住一次性爆发。
我找闺蜜排忧解难,她手握咖啡,全程离我八丈远,摆出一副对恶势力嗤之以鼻的样子。她说你看他成天到晚风流倜傥的,再这么厮混下去你保证没得到善始也得不到善终!远离他!快快远离他!像远离毒品那样远离他!
我大摆双手喊道,不要啊不要啊!安东不是那样的人,你一定是吃不到葡萄说葡萄酸吧!
三番五次的你推我搡。终于,我和闺蜜人仰马翻了。而我们之间的一切私密往事,也随之宣告破灭。
爱情中弱势的一方总喜欢拼命给给给,强势的一方总习惯不断拿拿拿。结果弱的越来越弱,强的越来越强。我也是和闺蜜闹掰以后才明白,好的感情会令你毫无条件理直气壮,而坏的感情会让你变得自信消退患得患失。
没错,我就是逐渐变得患得患失的那一方,就是拼命给给给,给到山穷水尽的那一方。
因为我无法想像这段恋情的终点。并非遗憾,而是害怕。我害怕自己会受伤,于是选择了对原本灵敏的意识瞒天过海。每当我见到他,我想吻他,想要把他抱紧,就像从此不会再松开那样。可当这段恋情出现一点问题,我又会不顾一切地想要逃离。一方面告诉自己可以原谅一切,但我只是太怕受伤了而已。
没错,我只是太害怕。没错,我想我是还爱他的。
6.
欧洲人很流行周末小狂欢以及短途旅行。后者的娱乐项目是采蘑菇,地点最好是在不见天日的大森林。安东有段时间对此特别热衷,他劝服我吃了一个半月的披萨大餐,最终用攒下来的钱换取了全套装备以及一顶橙黄色的双人大帐篷。
那帐篷颜色亮得很是刺眼,有点儿像国际救援小分队,又像是盏永不会衰竭的照明灯。我怨他大红大绿的俗爆表!他却说这是为了在遭遇意外时方便得到最及时的救援。我说别救援人员没到却被狗熊大灰狼们捷足先登了!安东半张嘴唇望向我,像是看着一头人面猪脑的大怪兽。他说我的上帝啊,动物们很多都是色盲你不知道么?还真是个少见多怪的无知少女哟!
我憋红了脸,一个字儿都讲不出。他却突然上前一步给了我一个大而有力的拥抱。他一手搂住我的腰一手轻拍我的肩膀,唇齿在我耳边柔软地摩擦。他说女人太聪明了可往往会自讨苦吃哦,你还别说,我就是喜欢你这种有头无脑的无知少女哟!往身边随便一站,吸引力比磁铁还要强!
9月13,我的生日。没有钻石项链没有私人定制的玫瑰甚至没有烛光晚餐。安东加班,凌晨才回来。
他送了我一只头挂甜甜圈的毛绒小狐狸和一套西瓜红色的比基尼,以及一瓶粉红色的香槟。他一边开香槟一边催促我换上那套比基尼,说快试试,穿上这套比基尼,你就变成了名副其实的小狐狸!就是那只仅仅住在小王子心里头的小狐狸。
因为这句话,我有事儿没事儿就都穿着那套比基尼在家里走来走去。做饭时穿着,喝茶时穿着,就连洗澡都舍不得脱下。我甚至打开了阁楼上方的小天窗,铺条浴巾假装在家晒起了日光浴。
这样的生活持续了一阵子。美好得过于真实,以至于我自以为可以就此停止追寻,兜兜转转,原来眼前便是命运为我量身定制好的爱情归宿。
我们之间的形势也慢慢好转起来,我的患得患失在减轻,安东也有所收敛。他变得安静而温柔,就像是一头被驯服了的野兽。
而我始终扮演着无时无刻温暖全场的角色。他开怀的时候我就跟着他大笑,他失落的时候我就穿上那套粉色比基尼怀抱小狐狸,跳“海带啊海带”驱散他的落寞。我满以为自己会成为这段关系中永不会被踢出局的开心果,却没想到角色投入过于热烈,最终成为了他心灵马戏团中的跳梁小丑。
7.
那个叫安娜的姑娘找上门来的时候,现实才临门一脚,将我从甜蜜铸成的幻觉中两巴掌扇醒。
当时我正和安东携手做一只酒桶形状的宴会蛋糕,是为我们恋爱一周年的小型派对准备的。那场派对原本定在周末举行,朋友同事都将到场。
姑娘轻车熟路般在沙发一头坐下,毫不客气地剥开一只躺在茶几上的橘子。那橘子已经安然躺了半个多月,果皮干瘪,汁水也不再丰盛。姑娘兴致勃勃地吃着,太阳色的液体从指缝中淌下来,在她赤豆色的指尖绽出一朵性感而妖娆的花。
我最初没闹清楚状况,还像个训练有素的好太太似的端茶倒水里外忙活。直到那姑娘轻抹嘴角说出了一段话,我这才恍然大悟,她是上门来谈判的。
安娜当时特别泪眼迷离地望着安东,嘴巴却枪筒似的对准我。她说自己对于安东的第一印象特别深刻,差点以为自己撞见了落入凡间的王子哥儿。她说你知道《小王子》么,上一段恋情中我就是那朵玻璃罩中的玫瑰花啊,说实话,只可远观不可亲身感受。其实我也挺痛苦的,而且这种痛苦并非谁都能懂……
王子是真的,落魄人间更是真的。
整个儿世界都好像已经停止运作了,我傻乎乎地站在原地,手足无措,半脸苦楚,半脸面糊。安东开始解释,我就机器似的站在原地听他解释。可那姑娘的目光过于凛冽,刺得他全然无法自圆其说。当然,我的耳朵全程处于真空,一个字儿没听进去,只看见他的唇齿噼里啪啦上下飞舞。
橘子皮发出的裂响就像是我顷刻间剥裂开来的大脑,空乏的气泡急剧上升,生命的高潮感和窒息感就快要将我压垮了。
我躲进厨房,用力摇晃着脑袋。我需要一个声音将自己摇醒,告诉我这不是真的,这一切都不是真的!不过是插曲,谁的爱情不曾触礁?谁的爱情不曾山穷水尽疑无路?这不过是上帝对我短暂的惩罚罢了,惩罚我的不切实际,惩罚我剧烈膨胀的虚荣心。
我恐惧,无法剥离的恐惧。但我也突然间明白,也许恐惧和渴望是同一件事情。
后来,那姑娘离开了。安东一言不发地坐在沙发上。桌角残留着橘子的汁水,看上去粘稠而丑陋,像是一块儿伤疤,永远都抹不去似的。他无力地望住我,没有任何辩解也没有因为失控的恼怒在屋内来回走动。他只是无助而安静地望着我,那是一个垂死挣扎的病人的眼神。
安东后来对我说,他生命的基调从开启的那天就已经被奠定,没有目标,就是目标。总之无论做些什么,终究都是得回归亲情操控的。那就干脆不计后果地玩儿下去。每个人都在战斗,有人是为了爱情,有人是为了事业,还有人是为了叛逆或者自由。
这结局并非突然来袭,我在关系的起始早就已经料到这一步了不是么?
圣诞夜,我在伏尔塔瓦河上游的酒吧喝到不省人事的时候,他竟然出现在我的身旁。尽管那种场面让我非常尴尬,甚至想要逃离这段终将悬崖勒马的关系。但他清晨的一个吻,却还是将我留了下来......
我早就该明白,世界上所有的赞美之词都是为他准备的,而曲终人散这样无力回天的形容,是专程留给自己的。
对安东而言,爱情就像是一场又一场旋转的舞会。只要按时赶入下一场,它就永远不会有结束。可我的城市却在他不告而别的背影里轰然倒塌,我虚拟的人生也毫无征兆般瞬间灭亡。
可是,谁又会在乎呢?
和安东正式分手那天,是个阴沉沉的星期五。头顶悬着的两片黑云好像无论如何都驱不散似的。闺蜜乘风破浪来找我,主题是修复关系,顺带着凑凑热闹。见面礼是两提抽纸以及一瓶价格高昂的bio石榴汁。
她说我直说了吧,我是来看好戏的,附带着安慰安慰你。你该不会怪我落井下石吧?
我说没事儿没事儿啊,礼物都带来了又怎么会怪你呢!全世界都爱答不理地错过了这场好戏,原来你才是最忠实的那个观众,追剧都追到幕后来了。我该感谢你。说完我就拆开纸巾抽出一张往鼻子上抹。
她还真是安慰的话不多说,打开那瓶还没捂热的石榴汁悠然自得坐在对面儿一边自斟自饮一边看我哭。活生生,跟观看一场情节曲折离奇的苦情剧似的。
挺久,我好不容易停止了抽泣。就听到墙上的挂钟滴滴答答催命一样地走着走着,走得我心烦意乱厌气爆棚。抽纸用去了大半盒,闺蜜说剩下的留好,指不定下次失恋还能再用,石榴汁倒是被她喝完了,一滴都没剩。
她也觉得挺不好意思,呜呜啦啦一大串儿,好不容易捋直了舌头。说对不起啊对不起,你在那儿哭得我口干舌燥的,没控制住全喝了。不过咱俩谁跟谁啊?下次我给你补一盒!
因为爱情掉进黑洞,我又顶着一张披萨大的脸做回了原来的我,没有兰博基尼,没有粉色香槟,没有小狐狸,也彻底告别了金光闪耀的王子哥儿。可值得欢呼的是,我又和闺蜜踏上了重归于好的新旅途。
谁是人生大满贯呢?应该是安东吧。我应该为他感到骄傲么?毕竟我们曾经转山转水相爱过。他伸手接过别人千斤重的未来,却将薄如蝉翼的命运交还给了我。
我们对彼此的热衷,就此剧終。


作者简介:米娅,原名周颉雅逸,90后新锐作者,陕西省作协会员,榕树下vip作家。为《新青年》,《留学》等杂志撰稿。已出版《枕边的波西米亚》,长篇《闺蜜絮语》正在审核中,布拉格失眠小故事正在创作。微博:@波西-米娅



本文标签: 写作生活在别处 杂文 情感 小说
上一篇: 【教程】如果下不了笔的话,写流水账吧
下一篇:【诗歌】散文诗一组
目前有 0 条评论